武汉市科协

文集荟萃

三峡的脊梁——记水工建筑物设计及施工专家郑守仁院士

发布日期:2009/3/26 15:01:45      来源:      作者:郑守仁
字体显示:【大】  【中】  【小】
    

 

     郑守仁水工建筑物设计及施工专家。男,1940年1月30日生,安徽颍上人,汉族。中国共产党党员。1963年毕业于华东水利学院河川水工专业,学士。现任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总工程师、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长期从事水利水电工程规划与设计工作。先后负责乌江渡、葛洲坝导截流设计,隔河岩现场全过程设计。1994年起,主持三峡工程单项技术设计、招标设计、施工图设计。他长驻施工现场,及时解决许多技术难题,为隔河岩工程质量优良、提前一年发电和三峡一、二、三期工程施工作出了突出贡献。主要论文和著作有:《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单项工程技术设计报告》、《水利枢纽工程质量标准及监控》、《导流截流及围堰工程》、《葛洲坝水利枢纽钢板桩格型围堰设计》、《隔河岩工程设计中的新技术新工艺》、《三峡水利枢纽设计中一些重大技术问题的论述》、《当前我国水利水电工程建设质量存在的问题及其对策》、《21世纪长江流域治理开发方略探讨》等。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1项、一等奖和二等奖各1项,国家优秀设计金奖2项、银奖1项,省部级科技进步奖特等奖1项、一等奖4项。2004年获何梁何利科学与技术进步奖,2005年获湖北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
    曾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1989年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1994年被授予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被评为湖北省特等劳动模范,国家水电部、水利部特等劳动模范;2003年被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授予“三峡工程建设先进个人”。
    1997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三峡的脊梁
                                             ——记水工建筑物设计及施工专家郑守仁院士
 
    2005年8月3日,长江水利委员会总工郑守仁院士住进了同济医院,经检查,确诊为癌症。医生建议,须马上动手术。  
    想到呆在医院的时间会很长,身为三峡工程设计总负责人的郑守仁心情有点沉重。有一件事情一直让他放心不下。
    住院前,因为夏季高温混凝土浇筑难度很大,有的施工单位浇筑的强度没有达到设计要求:“三峡大坝一期、二期都出现了裂缝,三期绝不能再出现这样的事情。”
    三峡工程号称“全球一号水电工程”,有20多项经济技术指标名列“世界之最”,有人形象地称之为“科技博物馆”、世界级难题“题库”。作为三峡工程设计总负责人的郑守仁深感责任重大。
    手术前的一个双休日,心急如焚的郑守仁从医院跑了出来,到工地上再三叮嘱施工单位:要采取措施做好混凝土的温控防裂,要让全国人民放心。
    回来没几天,8月15日,郑守仁就上了手术台。一项检查让医生惊讶不已, 郑守仁全身没有一项生理指标正常,缺钙、 贫血、转氨酶偏高……由于身体虚弱,手术时郑守仁突然大出血。手术中,他共输了2 000毫升的血,而一般成人的血液总量为4 000—5 000毫升。
    10月23日,郑守仁的病还未痊愈,却带病去北京参加中国工程院的最后一轮投票。期间,他多次要求出院,但因身体一些指标未转入正常,医生强行将其留下。
    最后,他总算在医院呆了三个多月,并批阅了一些重要文件。尽管这样,这段日子对他来说,已是参加工作以来最为“悠闲”的日子了。
 郑守仁从事水利工程设计40多年,双脚踏遍了三峡工程的试验坝——陆水水利枢纽,以及乌江渡、葛洲坝、隔河岩等,不辞劳苦,风雨兼程,被同事称为“老黄牛”。
    从23岁大学毕业算起,40多年中,郑守仁一直住在建设工地,并与妻子长期挤在一间10多平方米堆满杂物的小房间内。直到2002年,他才同意增加了一间同样大小的单间,达到了三峡工地高级工程师住公寓的标准。
    在工地上,郑守仁一年四季都在工地食堂吃饭,而且每次都去得很晚。没赶上吃饭,就吃点面条,或拎上两个馒头。有领导关心他,要在餐厅给他开小灶,他一口谢绝,每天和大家一样,揣着饭卡排队买饭。
    1994年三峡水利枢纽工程正式开工,作为三峡工程设计总工的郑守仁在这13年间,每天工作时间都在10小时以上。每个春节,他都在工地值班。因压力太大,多年来,郑守仁只有吃安眠药才能睡得着。即使这样,最多也只能睡两三个小时。
    2002年的除夕,郑守仁召开了两个会议,专门研究坝后坡边坡稳定。开完会,又去察看现场。举国万家团圆时,同在三峡工地,妻子却与他隔江相望。
    “他几乎没有什么业余爱好,每天晚上看完新闻联播,就去办公室工作,不到十点不回家,每天早上也提前上班。”同是技术人员的妻子,对他的忙碌从来没有一句抱怨的话。
    这次生病,也让郑守仁这位被女儿称为“爱工程胜过爱女儿”的父亲,第一次充分享受到了天伦之乐。
    女儿整整陪了他一星期,这让父女俩觉得太奢侈。因为30多年来,父女俩见面的机会很少。女儿在乌江渡工地出生后,郑守仁夫妻俩因工作忙,就把几个月的女儿送到远在苏州的外婆家。小姑娘长到16岁时,只见过两次父亲。出嫁时,郑守仁也没到场。
    “三峡工程是全国人民关心的工程,其他的都是小事。”说起个人的事情,郑守仁至今说来还是轻描淡写。
    11月11日,郑守仁出院了。单位给他安排了房间,想让他休养一段时间,郑守仁却直接坐车回到三峡工地,又开始了他超负荷高速运转的紧张生活。
    出院第三天,郑守仁接待了长江水利委员会有关部门对三峡工程的三天考察。
    出院第八天,他接待三峡建设委员会质量专家组对三峡工程的考察。
    出院十五天,身为南水北调建设委员会专家委员会专家的郑守仁,从江苏徐州出发,历时四天,行程几百公里,沿路察看南水北调东线工程。
 此后,他不是去北京、珠海等地开会,就是奔波在三峡工地上。长江水利委员会总工办公室的龚国文不无心疼:“郑总出院一个多月,一天也没休息!”
    “能够工作,就做点事,尽一点责任。”郑守仁总是这样讲。

首页| 科协概况| 科协动态| 全民科学素质行动| 都市农业科普| 科协内网

Copyright © 武汉市科学技术协会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赵家条144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202002213号    ICP备案号: 鄂ICP备19013409号

邮编:430010 电话:(027)65692035 传真:(027)65692036 网站编辑部:(027)82842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