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科协

文集荟萃

平易院士——记大地测量与地球物理学家许厚泽

发布日期:2009/3/26 15:02:10      来源:      作者:许厚泽
字体显示:【大】  【中】  【小】
    

 

    许厚泽中国共产党党员。1955年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工程测量系,分配到中国科学院测量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工作至今。1962年,中国科学院首批研究生毕业。1982年任研究员。曾任中国科学院测量与地球物理研究所所长、中国科学院武汉分院院长。历任国际大地测量协会执委、国际重力测量委员会副主席、国际地潮委员会主席、国际理论物理中心客座研究员、《国际大地测量学》杂志编委、中国测绘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地球物理学会理事、湖北省科协副主席等职;曾当选第六、七、八届全国人大代表。现为中国科学院测量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
    长期从事大地测量学与地球物理学研究,成就显著。早在读研期间便创新地提出推算截断系数新方法,纠正了国际权威莫洛金斯基计算理论的缺陷;20世纪60年代发明的天文重水准双极坐标模板,被国家测绘总局列入《重内业计算细则》;70年代提出的重力潮汐理论值算法,为我国地震部门采用,提出的 1°×1°平均空间重力异常推算方案和重力垂线偏差对惯导系统影响的研究成果,为我国空间技术、远程武器发射的测绘保障做出了重大贡献;80年代,领导建立了具有国际水平的中国重力潮汐基准和潮汐剖面,创立了褶积与球谐函数混合的海洋负荷解算方法和顾及地幔侧面不均匀、椭率、自转及滞弹性地球潮汐理论;90年代,率先开展了卫星测高研究;近 20年来,在国内率先提出了大地测量学科前沿发展的系列新思想,为我国新兴的动力大地测量学科的定义和研究发展作出了前瞻及系统性的贡献。
    在国内外学术刊物发表论文 140余篇。获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科技进步奖、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奖10余项,获2004年度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和湖北省特等劳动模范荣誉称号。
    199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
 
                                                          平易院士
                                                                  ——记大地测量与地球物理学家许厚泽
 
    就研究领域的艰深和所创造的学术声望来讲,许厚泽是一个令人敬畏的科学家。而在人们的言谈中,他却被称为快乐的“老许”。
    许厚泽七十大寿时,几个年轻人围着他,在他的办公室里吵吵嚷嚷。
    一行从外地参加测地所学术研讨会的专家有些不解,怎么能在许院士的办公室里叫得那么响?这个所的年轻人可真是不太尊重许老。
    年轻人则笑呵呵的:就学术和工作上的问题和老许争,没问题的,我们从来不怕他。
    大家都叫许厚泽“老许”。以至于许院士的夫人杨惠杰常听到有人和她打招呼:“你们家老许呢?”
    许院士很温和,从来没有架子。在测地所谁都可以找他谈问题、谈工作,他总是乐意奉陪。
    “我们要是有不同意见,心里有想法,从来就不隐瞒,可以直接和他说。”对此,测地所的科研人员颇为自豪。
 要是有什么观点争执不下的,许院士从不以学术权威自居,他可以对年轻人说:“这个问题,我也回去再想想。”
    一些刚进测地所大门求学的毛头小伙子,在许厚泽作学术报告时,也无所顾忌地当面站起来提出异议,同他讨论一番。他不仅不生气,还说“提得好”。
    许院士喜欢和年轻人讨论问题,喜欢看学生的毕业论文,凡是学生论文答辩和所里的学术报告会、研讨会之类的,只要他在武汉,他是一定要去听的。
    许院士说,从学生那里他受益非常深,能学到很多东西。
    许厚泽的学生如今遍布国内外,其中不少已成为著名高等学府和研究机构的主要科技骨干。
    许院士很多时候用他学生的话来说,对自己很“抠”。20世纪80年代初,研究员这个标志学术水平的职称,令很多学者向往,但当组织上要授予身为副研究员许厚泽这一职称时,他却婉言表示谢绝:“提研究员,我的条件不够,等以后再说。”那时许厚泽的名字在我国重力学界,甚至在国际固体潮学术团体已引人瞩目。
    当时,测地所二研究室接受了“海潮对天文观测的影响”的科研任务,难度较大。时为测地所一室主任的许厚泽知道了,主动和二室的同志密切协作,推导出一个重要的基本公式,并和他们一起完成了这个研究课题。科研成果上报时,许厚泽的名字按理说应该列入论文作者中,但他推辞了。
    20世纪90年代中期许院士到北京,总是住中科院机关楼后面的平房招待所。
    一次,他从上海赶着去北京开会,打的去机场约需二三十元,手里提着幻灯机的他,却到处找中巴。上车时,他还得意地对身边送行的人伸出四个手指:“只要四块钱!”许厚泽总是对身边的人说,要把课题经费用在真正的科研上。
    对身外之物有点“迂”,对科研和工作,许厚泽却是殚精竭虑。1979年,测地所与比利时有一项合作,需要一个翻译,许厚泽被选中了。在土生土长下熏陶出来的许厚泽,很担心自己站在台上结结巴巴翻译不好英文。于是他天天听录音机,吃饭时也听,上厕所时也在背英语。两三个月下来,许厚泽居然还“翻译得不错”。
    几十年的科研中,在许厚泽的领导下,中国的固体潮研究站在了世界学术大潮的潮头。
    苏联莫洛金斯基是享誉世界的大地重力学权威。读研究生期间,许厚泽买来莫氏关于大地重力学的经典著作,刚开始他看不懂,于是反反复复地看,并在书的扉页上写着“一定要把它学到手”。精装的封面被磨破了,他也开始熟谙莫氏理论了。此时他终于发现,这一“至尊经典”也有缺陷。据此,他改进了莫氏逼近公式,首创一系列重要方法,引起学术界关注。七年之后,日本学者狄原幸男和西欧其他学者也证实了许厚泽的观点。
    月亮和太阳对地球的引潮力,竟使地球的固体部分也像海洋潮汐一样发生潮动。
    为研究固体潮,许厚泽潜入林木荫蔽的小洪山地脚20米深处,参与组建武昌固体潮基准台。此后,他领导的研究小组,从西藏一直跑到海南岛,通过对16个重力潮汐点的观测和研究,终于拿出了成熟的论文。其后,他与国外学者合作,建立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中国重力潮汐基准,拿出了我国各种精密天文、大地及地球物理测量的潮汐改正模型。
    作为院士,许厚泽与普通老百姓一样,有着自己的业余生活和诸多快乐。
    他喜欢京剧。忙里偷闲,他会听一段程砚秋的《锁麟囊》,或者哼一曲《定军山》,抒发情怀。他说,他能听出京剧不同流派的细微区别。他还喜欢看足球,尤其是国际大赛中有中国队比赛的赛事,他都不会错过。他还特别喜欢看电影,尤其喜欢看好莱坞的经典大片,比如《乱世佳人》、《泰坦尼克号》,风靡一时的《指环王》、《哈利波特》,他也特别欣赏。
    许厚泽很少发脾气,也很少发愁,这个大院士回到家做家务事很勤快,吃完饭就去洗碗,且洗得很好。他的学生说,做学问和做人,老许都是我们的榜样。

首页| 科协概况| 科协动态| 全民科学素质行动| 都市农业科普| 科协内网

Copyright © 武汉市科学技术协会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赵家条144号

邮编:430010 电话:(027)65692047 传真:(027)65692036 网站编辑部:(027)82842276 技术支持: